本文主題:發作性睡眠專題 -- 發作性睡眠的原因 發作性睡眠的治療方案

發作性睡眠

       為一種不可抗拒的睡眠發作,大多病因未明。除正常睡眠外,可在任何時間或場所(如行走、談話、進食和勞動中)入睡,不可自制。每次持續數分鐘至數小時,可一日數發。好發于青壯年男性。除正常睡眠外,可在任何時間或場所(如行走、談話、進食和勞動中)入睡,不可自制。每次持續數分鐘至數小時,可一日數發。

(一)發病原因

病因不甚明了,可能與腦干網狀結構上行激活系統功能降低或橋腦尾側網狀核功能亢進有關。也有研究認為系常染色體顯性遺傳性疾病,盡管在某些種族如日本人中發生率較高,但各種族和世界各地均有病例報告。在各種群中其遺傳特征均與人HLA最小組織相關基因(DR和DQ位點)密切相關。發病機制為REM睡眠的調節障礙,對緊隨在NREM睡眠周期后的REM睡眠的控制喪失。不論在睡眠開始還是在清醒期,進入REM睡眠的傾向均增加。

(二)發病機制Sandyk(1995)認為:松果體及其分泌褪黑素的功能失常可能與本病的發生有關。也有人認為可能與腦外傷,病毒感染,免疫功能紊亂,腦腫瘤,多發性硬化等疾病有關。正常REM睡眠的發生有賴于腦干縫際核5-羥色胺系統對其他遞質系統的觸發,而此種觸發的節律失調可發生本病。

Yoss于1960年報告,在1個家族的3代中有12例(7男5女)發病者。動物實驗顯示,當狗的雙親均為發作性睡病時,所有一窩小狗都受影響,而這些狗和無血緣關系或血緣關系較遠的狗交配繁殖的小狗不受影響。傳遞的模式可能是常染色體隱性遺傳。但同時發現,并不是所有種類的狗都顯示出發作性睡病的遺傳學傳遞,可能存在不同的病因。

Honda等報告,日本的發作性睡病患者100%表現出人類白細胞抗原HLA-DR2陽性。歐洲和美洲的學者也證實,大多數白種人發作性睡病患者為HLA-DR2,DQWl,DW2陽性。但Guilleminault等認為:發作性睡病的傳遞是多因素的,而且環境因素也起著重要的作用。

        須與下列疾病鑒別。

一、癲癇失神發作:多見于兒童或少年,以意識障礙為主要癥狀,常突然意識喪失,瞪目直視,呆立不動,并不跌倒;或突然終止正在進行的動作,如持物落地,不能繼續原有動作,歷時數秒。腦電圖可有3Hz的棘-慢綜合波。

二、昏倒:由于腦血液循環障礙所致短暫的一過性意識喪失。多有頭昏、無力、惡心、眼前發黑等短暫先兆,繼之意識喪失而昏倒。常伴有植物神經癥狀,如面色蒼白、出冷汗、脈快微弱、血壓降低,多持續幾分鐘。

三、Kleine-Levin綜合征:又稱周期性嗜睡與病理性饑餓綜合癥。通常見于男性少年,呈周期性發作(間隔數周或數月),每次持續3~10天,表現為嗜睡、貪食和行為異常。病因及發病機制尚不清楚,可能為間腦特別是丘腦下部功能異常或局灶性腦炎所致。


        為了避免發生意外事故,在日常生活中采取一系列防治措施,減少發作是十分必要的。病人應有意識地把生活安排得豐富多彩,多參加文體活動,干些有興趣的工作,盡量避免從事單調的活動。白天可適當飲點茶或咖啡,以增加大腦興奮性。

保持樂觀的情緒,樹立戰勝疾病的信心,避免憂郁、悲傷,但也不宜過于興奮。因為興奮失度可誘發猝倒發作。最好不要獨自遠行,不要從事高空、水下作業,更不能從事駕駛車輛,管理各種信號及其他責任重大的工作,以免發生意外事故。


      1.好發于青壯年男性。

      2.除正常睡眠外,可在任何時間或場所(如行走、談話、進食和勞動中)入睡,不可自制。每次持續數分鐘至數小時,可一日數發。

      3.常伴有

    ①猝倒癥。突發四肢無力,不能維持正常姿勢而猝然倒地,意識清楚,歷時短暫,常發生于大笑、恐懼或焦慮之后。

    ②睡眠癱瘓癥。入睡時或剛睡醒后四肢不能活動,但睜眼、呼吸甚至說話如常,歷時數分鐘至數小時,可有瀕死感。

    ③入睡幻覺。入睡前可有與夢境相似的視、聽幻覺,伴有恐懼感。

    4.腦電圖檢查中可有睡眠發作和睡眠腦電圖表現,REM(快速眼動)睡眠可提早出現。

    5.注意排除Kleine-Levin綜合征、Pickwick樣胖孩綜合征、丘腦及腦干上部腫瘤或炎癥與癲癇失神發作等相鑒別。

玩彩口诀